曦子团*

悄咪咪人设来一发!
xxxx我知道我是个上色渣
性转*
银灰色短发*
超级温和*

【文】归属(起名废

短打,一篇完。
这辈子也只能短打了——大概是个EC/BE?
文画双休的小辣鸡曦子来啦】?



一滴水突然从克莉丝汀头顶上落下来,正好落到鞋尖前面,她本能地瞬间抬起脚,堪堪扶住墙才免了摔倒的风险。
在发现方才自己所恐惧的只不过是头顶上石板里漏下来的水而已,她默默自嘲了几句,费力地提着裙摆越过前方那个会泡湿鞋子的水坑,凭记忆沿着并不宽阔的暗道向前走去。
苔藓,这种黏糊糊,潮湿的绿色植物在长期无人打扫后快速繁殖,已经完全堵住了原本可以透光的缝隙,使暗道里充满着一股霉烂的味道,而且导致她不得不全程摸着潮湿的墙通过。所幸的是除了入口处的机关,其他陷阱已经彻底坏掉了,不然她可能真的就死在这里了。
记得她原来通过暗道去往地下居所的时候,一直是由他带领着她走的(尽管如此他也主动清理了墙壁),她可以完全放心地把自己交给他。而幽灵本人貌似根本不担心这个问题。
真不知道他是如何在这种地方看清楚的。
她沉默了片刻。随即便想到了答案;他的漂亮的,常含着泪光的金色眼睛,充满卑微与祈求的金色眼睛,即使在黑暗中也熠熠生辉,如同夜空中点燃的烛炬——他总是向往着光,却殊不知自己那双比光还耀眼的瞳眸也曾经让她悄悄赞叹不已。
那样漂亮的眼睛她怕是再也见不到了。
人们说,岁月是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大多数女人在上了年纪以后变得越来越絮叨,而自从结婚后,她那副天使般的,曾让劳尔一见倾心的嗓子却一日比一日沉默,活泼的蓝眼睛里总是带着一点忧郁的光;更多的时候她会安静地坐在起居室的壁炉旁边,听着木头在火焰中发出轻微的爆裂声,沉思良久。
后来,那头美丽的金发渐渐蜕变为代表着岁月痕迹的银白色,面容依旧保留着年轻时的风韵,只是更加饱经风霜;而终日沉默的歌声也早失去了少女的清亮活泼,剩下一副老妪的嗓音平缓而略带沙哑,只能从相似的口音和始终如一的音色辨认出当年那位曾经红透巴黎的剧院红伶克莉丝汀·戴耶。
她也不是她了。
远处传来了微弱的水声。她抬起头,努力用已经昏花的视角分辨前面那个巨大的地下湖——他的地下居所所在的地点。湖面上有一片漏下来的蓝光,在离那里不远的位置,停靠着一艘两人乘的小船。
她小心翼翼的跨上后座,小船发出一声腐朽木材的呻吟声,浮在水面上晃了几晃,荡起一圈波纹;后座是划船人的位置,如今没有了他带领,她只好自己动手。况且前座早就被人钉上了一条木板,不能再坐了。
湖面上安静的出奇,少了歌声,这里变得有些陌生。少许蓝色光芒从那个洞窟的顶端漏下来,倾洒在奇迹般依旧纯净的湖水中,晃荡着,从船桨处慢慢晕开一圈。她把船停在湖中央,瘫倒在座位上,微微喘气。她的心跳得厉害——也许这会被归为体力劳动的缘由。但是那心跳,分明是充满了渴望与希冀的。
那颗心以一种全新的活力跳动着,也许是这似曾相识的场景终究点燃了内心孤独与爱恋的火焰;这种力量即是亲情又是爱情,即是崇拜也是痴迷,它超越一切感情,却又不得不在压制下被禁锢在意识的深处沉睡;而这种情感一旦得到释放,便是一种心灵的创伤和归属感被唤醒了。
心在渴望,心在顺从。她无力地把手搭上眼睛,试图抚平悲伤。
它在祈祷,微不足道地渴望天籁般的歌声能够再次降临,如同当年浸润她的灵魂的那股音乐的涌泉,安抚这颗因多年的别离与思念而长久承受着痛苦的,孩童般容易满足的心啊。
……
他是谁?
他是父亲,是伴侣,是导师,是幽灵。
从她听到他的音乐的那一刻起,她就注定再也离不开他了。
很难想象两个灵魂居然可以如此完美地契合,它们相互吸引,彼此依赖对方,只是需要一点时间——来相遇。
如果他们当初便能够完全知晓对方,会不会活得比现在快乐一些呢?
……
克莉丝汀睁开眼睛。她又听到了那歌声;他的歌声。从洞穴的各个方向涌来,缥缈到几乎虚无,如同迷雾般消融在空气中,但她很肯定,这就是他的歌声。
埃里克的歌声。她使劲眨了下眼睛,没有任何泪水流下来。
可惜,他已经去世了。她也命不久矣了。她还是宁愿在这里睡去,和他一起。
尽管,克莉丝汀·戴耶早就没有资格了。

又是摸鱼 沉迷摸鱼无法自拔x
p1p2是两个表情包(
p3p4是敲可爱的性转C!!Erika御姐攻!!【两个女人抢小鲜肉?
最后一p是超级崩的小警察……因为一丝不苟和严肃什么的都体现在发际线了【雾】私心超想看他放下刘海的样子……
·含大量EC和少量valvert

巴黎歌剧院宠物店了解一下?
全员拟团x Érik篇
狗爬的字】

关于蝶盲,和同学讨论后得到的理解。

最近的摸鱼w
p1p2波斯E女仆C媒婆Daroga设定【雾【被粉打死
p3一个眼睛👀崩坏的纸人
感觉最近的摸鱼都很迷(?)

饭桶舞台事故大合集【下】
来源于歌剧魅影吧一位名叫紫雨萝兰的前辈。
P1是JOJ在被揭下面具后忘词儿了,于是开始各种骂f**k啊,god damn it啊,u lying bi——ch啊……听说好像是因为那天JOJ特别累什么的…所以才……
P2是MC和莎姨,在final lair,小c吻了一次饭桶后,饭桶的妆有一块儿黏到了小c脸上,于是他急中生智又赶紧主动从小c脸上吸走那片玩意儿,老二在一旁吐槽:不带你丫这么做的!(老二的吐槽估计为画者脑补)
P3这一张饭桶为Peter Karrie,把before ur eyes唱成before ur thighs,埃里克先生这绝壁是弗洛伊德效应啊#(滑稽)还看不懂的孩子给你们一点提示,后面有回复很87地说:technically,it should be between ur thighs……还看不懂的都是好孩子,就别看懂了,对身心都不好,啊~
P4让我笑傻的图之一,在final lair饭桶去割那绳套的时候,由于摩擦关系起了火苗,然后在go away and leave me alone后,在饭桶头上盛开出了绚丽的火焰【雾】好在有人及时拿着灭火器来救场了~台下不明真相的观众在感慨:-太有激情了……-他是怎么做到的?
———————————
END.
图片和吐槽皆来自歌剧魅影吧的紫雨萝兰前辈【星星眼】
@Shadow 希望您看到了最后这一句……

饭桶舞台事故大合集【上】
先声明:图片来源于歌剧魅影吧一位大神级前辈。这个吧水很深的,资源和粮食说不定比lof还多……
P1的饭桶扮演者是Gary Mauer,在final lair中,他的船各种推都不动了(传送带估计被什么或许是假发的东西卡了←脑补),于是经过一番心理安慰+挣扎后,他恼羞成怒又顺其自然地让小c滚←此为脑补字】下船来
P2为我们热爱的MC爷爷,不过后来看下面的评论,了解到这场是MC爷爷在刚刚实行完疝气手术后表演的,而且算是比医生建议的休息时间早了一些,所以他在中途睡着了ORZ后面的“今天我不想去学校”好像是梦话……
P3……反正讲的是,饭桶正在无比投入地唱着floating,falling;而C则在那儿快要打喷嚏状;最后C终于打了一个大大大大大喷嚏……饭桶对着一手唾沫只能继续无奈地唱sweet intoxication……没错,我不知道出处为何ORZ自己去翻网站我相信你们的~
P4饭桶为Kevin Gray,他表演好masquerade后,借着机关跳到了地下,然后把一个工作人员吓尿[删]跑了……我总觉得颇具原著E的幽默感……

P1E喵人设
P2加了滤镜的
P3克小兔和子爵汪【这张画风突然美妙了

综合一下这些天的摸鱼
用一只超级好吃的小Erik勾引你们进来xxxd
【所以说是还是让EC百合吧……